• 介绍 首页

    暗恋成欢,女人休想逃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第1016章 爱你,无关阴谋
      第1016章 爱你,无关阴谋

      “干爹,你如果对我防备,或者忌惮,那我退出,以后的您的事情我不参与,不管,不问,您如果未来有一天需要我,您再找我,我一定会全力付出,因为,如果没有干爹,也不会有现在的我,我的母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你知道,我跟着一个瘾君子,或许,早就饿死街头了,干爹对我的恩情,不仅仅是再造,而且是培养,但是干爹你现在不信任我,我也没有办法。龙猷飞无奈地说道。

      “你对我真的忠诚吗?狼养大了狐狸,狐狸日益强大,比狼还强壮,这只狐狸不想做森林中的王吗?来人直接质问道。

      “干爹,您知道黑暗森林法则吧,如果这只狐狸鼠目寸光,只想要获得狼的权利和地位,或许,他会把狼弄死,但是,如果是聪明一点的狐狸,就明白,森林里,不仅仅只有狼,狐狸,还有豹子,老虎,狮子和猎人,狼不是他的敌人,也不是他的假想敌,他只有和狼站在统一战线上,才能战胜豹子,老虎,狮子,以及猎人。这是相互依存和成就的故事,不是相互掠夺和厮杀的故事。龙猷飞沉着道。

      来人那边沉默着。

      龙猷飞耐心地等待。

      “你说的倒是好听。

      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干爹,我打败你,别人怎么评价我,觉得我忘恩负义,但是我没有必要打败你啊,我们的敌人太多了,我难道要一边树敌,一边还要对付至情至爱的人,那样的我,最后除了孤独终老,众叛亲离,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,我不会这点道理都不懂啊,干爹。龙猷飞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地说道。

      “那你把你安插在我这里的人告诉我,不然我相信不了你的衷心。来人要求道。

      龙猷飞扯了扯嘴角。

      一个人的格局,决定了一个人的人生。

      一个人的气量和一个人的格局有关。

      特别是一个人的性格,也决定了这个人的命运。

      “我当然可以告诉干爹是谁,但是,干爹,你知道后,别让我难做,折断了我的翅膀,我如何辅助你飞的更好。龙猷飞说道。

      “知道,我只是看你对我的忠诚有多少,不会对付你的人。来人带着怒气和压迫感地说道。

      “张旭,柳乘飞,吴慧海,都是我的人。龙猷飞说道。

      “除了他们,还有其他人吗?来人问道。

      “暂时没有。龙猷飞回答道,用了暂时,这两个字,再次勾起了唇角,仿佛一切,都在洞悉之中。

      人性嘛,他掌握了很多,甚至在他闲暇之余,研究的,就是如何对付人性。

      他看过一个很简单的故事,有一天,在网上订了十只三两的螃蟹,他拿到手,发现每一只螃蟹两两都不到。

      普通人会怎么做?直接投诉,有些人想着这么便宜,算了,懒得烦。

      而他呢,他去市场上买了十只四两的螃蟹,并且拍了图片,评价道:“老板好好,每一只居然有四两,还赠送了两只,下次会再光顾。

      一个月后,这家店倒闭了。

      人性,通常情况下,要反着做,而且,不要让你的敌人,对手,或者不是朋友的人,心思平静或淡定。

      恐慌,害怕,担心,生气,这种负面情绪,才会从生理上阻止理智的正常运行。

      “嗯,先这样吧,你下次有什么行动视线申请,汇报,不要再自作主张了,我不喜欢。来人说完,挂上了电话。

      龙猷飞望着外面,目光里面却很沉,沉地仿佛看淡世界上所有的颜色,在他的眼中,不过是一片黑暗和荒芜。

      他想到了一件事情,拨打电话出去,问道:“手术怎么样了?

      “龙先生,目前看,手术很成功,我们已经给他安排了家人,但是,主体好像又在怀疑,并不能完全接受,还在等待观察。

      “专家怎么说?可以把删除的记忆复原吗?龙猷飞理智地问道。

      “19年的时候,科学家就成功的采用电击疗法删除了人类大脑中的指定记忆,但是,记忆本身就会永久性的存储在某个地方,不会被轻易的忘记,人为干涉,是把我正确的电击时机,对大脑进行轻微点击刺激,把指定记忆破坏掉,在不破坏大脑和其他记忆下,阻断记忆再巩固过程,至于是永久性的删除,还是暂时性的删除,现在的科学家分成了两部分,暂时没有明确的定论。

      “我要求恢复呢?不是说记忆会永久性的存储吗?科学家怎么说?龙猷飞强势道。

      “在提取的时候发生了破坏,所以,就遗失了某些记忆,我认为,只要修复提取的过程,就应该恢复记忆,毕竟,记忆存在,只是修复的方法,要看,而且,记忆点哪里发生了破坏,本身提取,现在的科学,还不能明确到具体。

      “研究吧,什么不确定,不明确,不知道,这样的话,我不要听,我要知道的是办法,方法,措施。龙猷飞严肃的命令道,顿时,又有些烦躁。

      他为白汐做这么多的事情,她并不知道,即便知道了,按照她对他的误解,只会觉得……他又是在计划什么阴谋。

      阴谋,呵。

      他的出生就是一个阴谋,他被卖掉也是一个阴谋,他迄今为止的生活和生命都是在阴谋中。

      他以为,他应阴谋而生,一辈子和阴谋息息相关,但是有一天,他只想纯粹的做一样事情,和阴谋无关……

      *

      白汐在飞机场接到了熊沧澜,他带来了十二个人,都穿着黑色的衣服,黑色的眼睛,浩浩荡荡的。

      这排场,这架势,还真是熊沧澜这种浮夸的人做得出来的,真怕别人不知道他来了吗?

      白汐在心里叹了一口气,走上前。

      “哟,白总,还是这么漂亮,看着就让人赏心悦目啊。熊沧澜油腔滑调地说道。

      “我只开了一辆车过来,你看看,要带哪两位上车,其他人怎么安排,另外,金姨在公司,她说,下午要跟你见一面,在这之前,我也想和你单独说下话,你看你方便吗?白汐公事公办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