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暗恋成欢,女人休想逃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第1015章 爱你,还是更爱自己
      第1015章 爱你,还是更爱自己

      白汐以为他还会再说什么,但是他冷笑后,就没有再说话。

      电话那头空荡荡地,空荡地,好像断线了一般。

      “喂。白汐喂了一声。

      龙猷飞那边还是没有声音。

      “我挂了。白汐平静地说道。

      她不过是因为本身的修养通知一声而已,不觉得龙猷飞会跟她说什么。

      即便龙猷飞说了什么,按照以往的经验,也不是她想要听的。

      “我知道纪辰凌决定自己开实验室,也知道他的实验室被一把火烧掉了,更知道,放这把火的人是安馨,马上纪辰凌的生日快到了吧,他爷爷应该会替他隆重的办理,你觉得他的生日会如期的举行吗?还是,这个生日会很特别的呢?龙猷飞优哉游哉地说道。

      白汐真后悔没早点挂他的电话,就知道他说的话,不会是她想要听的。

      “你想要表达什么,可以直接表达,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,我知道,你说的事情百分之八十是不靠谱的,就让我听听你的百分之二十在哪里吧?白汐深吸了一口气,压抑住心中的郁结和脑中的烦躁说道。

      “呵。龙猷飞再次轻笑了一声,也觉得,利用人性的弱点让白汐恐慌和难受,进而达成自己的目的,这一招,不想这么对付白汐了。

      想到她一年后就会死,他就更加舍不得这么对她了。

      “算了,你应该知道,我们这边都在等纪辰凌研制出结果,所以,安馨的这个行为,不是我们这边的意愿,是她被纪辰凌放鸽子后,很恼火,不受理智控制,并且,她不想纪辰凌研制出解药救你,她希望你死,你觉得,我这段话中,多少是真实的?龙猷飞反问道,口气很是自嘲,也带着讽刺,甚至薄凉。

      “那场火,是安馨放的啊。白汐思索着龙猷飞的话,“我知道了,也理解,她很讨厌我,所以,你跟我说这些话的目的是什么?

      “为什么是目的,可能是想要帮你呢,以前,我和你站在对立面,但是现在不是了,不是吗?至少,现在是不是的,你放心,我也没有想要再追你,再说了,你只要心意坚定,你怕什么我追你呢,对吧,白汐?龙猷飞反问道。

      那些字,词,很狂妄,很笃定,也带着挑衅。

      “不敢相信你,与虎谋皮,我相信,最后是连骨头都不剩,龙猷飞,你不用自欺欺人,我说的很清楚,别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了。白汐再次说道。

      语气是平静到不能再平静了。

      “我想和纪辰凌合作。龙猷飞沉声道。

      “这不是我能决定的,他这个人的性格你明白。白汐委婉的拒绝道。

      “我有办法说服他,只要你不从中阻拦。龙猷飞确定地说道。

      “既然你把说的这么明白,我也明白告诉你,就算我死,我也不会让他跟你们合作,你们想要的是让他背锅,声名狼藉,一无所有,动机很明显。

      “我只是想要帮助他研制出解药,至于,成果他能不能保住,我可不敢保证,这个是真心的,你能信多少?龙猷飞问道,目光深邃起来。

      “如果你真的只想帮助他,那用不着合作,你也可以帮助他的,不是吗?白汐反问道。

      “是的,所以,我这里有一份绝密资料,你看是让他来拿呢,还是你过来拿。龙猷飞问道。

      白汐愣了愣,防备的问道:“绝密资料?

      “正如你判断的,我们想要纪辰凌研制出解药,所以,会把绝密资料给他,当然,要不要信,是你们的事情,其实,纪辰凌的专业团队也能判断出,可不可信。龙猷飞说道,勾起了嘴角,“要吗?要就过来拿。

      白汐想了好多种龙猷飞打这个电话的目的。

      离间她和纪辰凌?

      他离间不了。

      故意提供假的资料,耽误科研的时间?

      他也耽误不了,因为纪辰凌可以组织两个团队。

      所以……

      “要,不过,我不会感激你,我知道,你们是为了掠夺最好的成果,我现在在接熊沧澜,等有时间了,我再打电话给你。白汐说道。

      龙猷飞扯了扯嘴角,眼中掠过悲凉。

      他是在白汐的面前暴露了自己太多的阴暗面,所以,好像无法洗白了。

      如果可以重来一次,他一定会只对她展现美好的一面。

      龙猷飞挂上了电话,另外一只手机响起来。

      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接听。

      “你今天私自调研了科研成果,谁给你的权利!!来人很生气地质问道。

      “干爹,你称那些是科研成果?我的人研究后告诉我说,按照这种成果十年内都不可能研究出解药,对我来说,那就是一堆垃圾。龙猷飞轻飘飘地说道。

      “就算是一对垃圾,谁给你的权利调出这些结果的,他们为什么会让你看,不,他们不敢,里面有你的人,对吧?来人阴鸷地问道,口气很阴森,咬牙切齿的,又很防备。

      龙猷飞站在窗口,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,目光很深沉。

      暴露自己,惹来杀身之祸,还是……救白汐一命……

      有时候,他好像也没有那么多的理智,永远做正确的事情。

      “如果我有意想要隐瞒干爹,我肯定不会这么做啊,我是真心要帮干爹做事的,如果我猜的不错,他们可能快要查到干爹这里了。龙猷飞沉声说道。

      “我不出现,他们怎么可能查得到我,除非……我身边有人说出去。来人恶狠狠地说道。

      “放心,我肯定是不会说出去的,如果我说出去,他们就不是快要查到,而是确定干爹了,只是,我觉得,解药这件事情迫在眉睫,纪辰凌决定不合作,靠他自己,不知道何年马月才能研究出结果,我要把这些资料给他,祝他一臂之力,不过干爹你放心,他的人中,我会安插我的人,所以,最后的成果,肯定到我们手中。龙猷飞确定地说道。

      来人那边沉默了一分钟后,说道:“你确定,最后的成果,是到我们手中,而不是,只到你的手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