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暗恋成欢,女人休想逃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第1014章 想到你,会心痛,那是为什么?
      第1014章 想到你,会心痛,那是为什么?

      “那人,你觉得会是谁啊?白汐好奇地问道。

      她不觉得一般人会敢和纪辰凌作对,至于龙猷飞那边的人,正如纪辰凌说的,他们不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      “有一些怀疑的人,具体,等调查出来才知道。纪辰凌说道。

      “嗯,没有什么大问题吧?白汐担心地问道。

      纪辰凌摇头,“小事,不用担心,我下午的时候过去看看,等有结果后我会告诉你。

      纪辰凌说完,看向天天,“关于顾凌跃的事情,你现在自己解决,其实能够解决的方法有很多种,如果你觉得你解决不了了,再来求助爸爸,等你求助爸爸的时候,我肯定会帮你得偿所愿。

      天天点头,一蹦一跳的,“我知道了,爸爸,有你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,不到最后一刻,我是用不着您老出马的,别忘记了,我可以纪辰凌和白汐的女儿。

      天天说的很自豪,白汐心里也有一种怪异的荣耀感。

      饭后,白汐在商店里买了十几根棒棒糖给天天后,送天天去幼儿园。

      天天一路上都很安静,安静的白汐以为天天睡着了,扭头看向天天。

      她正在望着空气发呆,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      “天天。白汐喊道,“没有关系,大不了我们转学。

      天天嘟起了嘴巴,很认真的摇头,“我觉得爸爸说的对,我不转学,一个顾凌跃而已,我不怕他,我是打不死的小强,一个顾凌跃我都对付不了,我还怎么保护妈妈。

      “记得保护自己。白汐柔声道。

      小孩有小孩的世界,很多时候,大人并不合适参与进去。

      但是因为对小孩的爱,会担心她在学校里被欺负,担心她受到委屈,担心她不开心。

      可很多事情,并不是她担心就有用的。

      她把天天送到学校门口。

      “妈妈,你回去吧,到时候让婆婆来接我就好了。天天神气活现地说道,一个人背着书包快快乐乐的进学校去了。

      白汐坐在车里看着天天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。

      如果她死了,天天也会这么坚强乐观的活下去的吧,心口翻腾着酸涩,痛楚。

      一年前的自己,因为没有了纪辰凌,还生无可恋的不想再活下去。

      现在,却真的,舍不得死,舍不得离开他们的生活和生命了。

      她深吸了一口气,再深吸了一口,再再深吸一口。

      事情还是要做的。

      她要在有生之年尽可能的保护好她想保护的人。

      她开车去机场。

      她到机场的时候,熊沧澜乘坐的飞机还没有到。

      她去接机处,给熊沧澜发了消息过去。“我已经到了。

      手机响起来

      她看是陌生的来电。

      直接挂掉了。

      陌生的来电又打电话过来,白汐估计是可能是谁真有事情,她接听了电话。

      “你不用这么排斥我,我已经不准备追你了,你怕什么,怕会爱上我?龙猷飞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过来。

      白汐沉默了下,尽量缓冲好心情,让自己变得异常的平静,看着前方说道:“你这个电话是陌生的来电,我不知道是你,所以,不是排斥你,我只是觉得是陌生人的电话,所以不想接而已,你找我有事?

      “以后我会用这个号码联系你,你存下来吧,现在你去接熊沧澜了吧,怎么?你想从熊沧澜那里知道什么?龙猷飞直接问道,嘴角勾了起来。

      好像,一切都笃定,在他的掌控之中一样。

      白汐心里咯噔了下。

      龙猷飞的恐怖,她是见识过的。

      她并不想让龙猷飞知道她的计划和目的。

      “听你这口气,熊沧澜知道什么?既然你知道,不如你告诉我?白汐谨慎地问道。

      “我知道的,绝对比你想象的还要多,不过,你不是我的人,我没有必要告诉你啊,我只是要提醒你,白汐,当锅盖被掀开,里面会透出来毒气,这些毒气会让尸横遍野,你确定还要一意孤行的掀开锅盖吗?后果可能是你不能承担的。龙猷飞沉声道。

      他现在说话的方式,就想他们初见时候一样。

      沉稳,沉着,成熟,但又透露着丝丝冰凉。

      人生若只是初见,何事悲风秋画扇。

      “但是毒瘤一直存在,不彻底瓦解,总有一天还是会爆发,等毒发酵,毒就更深,可能,到时候是现在尸横遍野的双倍,三倍,我觉得问题存在了,就是存在着,再说,你觉得,我怎么后悔?一年后,我不过也是尘灰,你懂的。白汐淡淡地说道。

      “那就好好享受你这一年,不是想和纪辰凌好好在一起吗,不是最后的时候想要纪辰凌陪伴着吗,不是拒绝了活下去的可能吗?我有时候觉得你很聪明,但是有时候觉得你又很蠢,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爱你一辈子,就算是纪辰凌也不可能,等你老了,等你们在一起时间长了,爱情,就是会消失的,为什么不好好爱自己,让自己天长地久地活着。龙猷飞口气沉重道。

      “如果你还是来劝我,你知道的,我主意已定,或许将来的某一天我真的会后悔,但是现在的我已经确定了选择,你打电话给我如果没有其他事情,那我挂了。 白汐平静地说道。

      “离开金姨,离开金氏风投,是我给你的最后忠告,呵。龙猷飞轻笑一声,很是嘲讽地说道:“真的很奇怪,我转身走的时候,自以为洒脱,可是突然的想到你这个白痴,心里还是会不舒服,你觉得这是为什么?

      “你比我聪明,知道的事情比我多,知道的人性也比我多,你其实不用问我为什么,你比我清楚是为什么的。白汐依旧淡漠道。

      “呵。龙猷飞再次轻笑了一声。

      这次的声音,听起来,很苍凉,也很悲伤。

      笑完,他沉默了。

      他刚才看了报告,看了所有的资料,以及听完了专家的汇报,所有结果都告诉他,很难在一年之内研究出解药,除非发生奇迹。

      这个事情也就是说,白汐,一年之后死亡的几率很高。

      他本来,真的不想去追白汐了,因为绝望,因为无望,因为不可能。

      可是,想到,她真的快死了,他的心,痛了。

      他可以骗得了所有人,骗不了自己。

      这种痛,夹杂着不舍。

      不知道为什么,他对白汐会有那么特别的感觉,即便她没有选择他,他还是不希望她死的。

      或许,是他觉得,白汐是他看透人性黑暗之后,那里唯一一点能给他一丝丝温暖的亮光吧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