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暗恋成欢,女人休想逃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第1013章 那会是谁?
      “现在该担心的是他们,因为对我们来说,没什么好失去,反而是他们,一直在面临着失去越来越多上面,放宽心。”纪辰凌宽慰道。

      白汐扬起笑容,“好像听你说完后,心就比较安定,纪辰凌,你怎么这么厉害的,你这么厉害,你自己知道吗?”

      “一直知道的,只是某些人不知道而已。”纪辰凌说着,意味深长地看着她。

      白汐的担心,他是知道的。

      任由谁面对一年后会死,都不会轻松,一旦想起,心里就会刺痛,会难受,会压抑,会承受常人无法承受的压力,悲哀,离别,不舍。

      可是白汐这个人,他虽然没有了以前的记忆,但是通过后来的了结也知道,她不愿意让朋友难过,让爱人伤心,让喜欢她的人担心。

      即便内心已经无法承担,依旧竭尽全力地笑着。

      “我可是你最忠实的拥护者和粉丝,我怎么会不相信你的能力,你不用暗指某人是我,以为我听不到你的暗示啊,傻子,那个,那去看下天天。”白汐说道,把手从纪辰凌的手中抽出来。

      纪辰凌再次握住了白汐的手,“这点小事,以后让她自己做,需要培养她的独立性。”

      “天天很小的时候就会一个人穿衣服,一个人睡觉,就连洗澡都是一个人,她已经很独立,带她很省心,但是后来,我在美国的时候,看过一本书,上面说的是爱守恒,举例说,有一个小孩,他的哥哥生病了,他很懂事,照顾家里,照顾哥哥,洗衣做饭,还会出去捡易拉罐啊,水瓶啊,帮助家里,但是这个小孩在青春期的时候异常叛逆,他给予的爱太多,但是得到的爱太少,潜意识里,他还是需要爱的,所以,天天已经很懂事,但是我要让她知道,妈妈爱她,给她足够的爱,在她青春期,或者长大了,才不会因为想要得到爱,而做出很多不理智的补偿行为。”白汐说道。

      “给予爱有很多种方式啊,但是独立性还是要培养的,不过,你想去看她,就去看吧。”纪辰凌好脾气地说道。

      其实,他是知道,白汐放不下天天啊。

      他松开了白汐的手。

      白汐转过身,出门,看到天天已经走过来了。

      “妈妈。我洗好脸了。”天天开心地说道。

      白汐看天天把袖子撸起来了,毕竟还是年纪小,身上弄到了水,但是天天一点都不在意的模样。

      白汐心里发疼,如果她死了,她的天天……

      她在天天的面前蹲下,帮天天拿下来袖子,柔声嘱咐道:“以后洗脸洗手的时候,小心弄到身上,夏天还没什么,但是秋天,冬天的时候,水弄到身上就会很冷,会感冒的,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吹风机,帮你吹干衣服。”

      “妈妈,没有关系的,我身体好,这点水没有关系的,再说了,我里面穿了衣服的,里面的衣服是干的,但是,妈妈担心的吧,我下次会注意点的呢。”天天奶声奶气地说道。

      白汐摸了摸天天的脑袋,眼中有些发红。

      天天很懂事,就是因为太懂事了,总是让她很心疼。

      她把天天抱了起来,“吃完饭后,妈妈送你去幼儿园啊,去之前,可以带你去超市买些东西,你想买什么?”

      天天咧开了笑容,“妈妈,我刚才在洗脸的时候,被我的惊世美貌给吓到了,你觉得,我对顾凌跃使用美人计会有用吗?”

      白汐:“……”

      “你是电视看多了,这么小,怎么可能懂,特别是男孩,很多男孩十八九岁的时候都不懂呢,再说了,你懂什么美人计吗?”白汐耐心地问道。

      “当然懂,就是我很漂亮,他一下子就爱上我了,就不会再欺负我了。”天天说道。

      “那都是电视上面演演的,他那么小,什么是漂亮都不知道,你啊,小不点,也不懂的。”白汐无奈地说道。

      天天咧开笑容,有些害羞的模样,“妈妈,如果你要给我买,就给我买一只口红吧,我想要一只口红。”

      “小孩涂口红不好,口红里面很多化学物质,小孩会吃下去,影响身体健康,我不建议用。”白汐好声好气地说道。

      天天嘟起了嘴巴,“那好吧,就给我一些棒棒糖吧,我给同班那些同学吃,以后让逃命帮我作证,顾凌跃就不能冤枉我了。”

      “好。”白汐应道,抱着天天去纪辰凌的办公室。

      纪辰凌看到白抱着天天进来,很顺手的抱走天天,对着白汐说道:“走吧,去吃中饭,晚上的时候,你要陪熊沧澜吃饭吗?”

      “还不一定,要看金姨和他谈下来后再说,我到时候给你电话。”白汐说道。

      “嗯。”纪辰凌应道,“需要我约熊沧澜吗?你不用被他牵着鼻子走,我掌握着他的生杀大权,他没有拒绝的权利。”

      白汐知道的,只是她一贯的风格,偏柔和,不强迫的时候绝对希望双赢,双方都舒服。

      “我知道,我不会被他欺负的。”白汐保证道。

      纪辰凌抱着天天去了电梯,刚下楼,他的手机响起来。

      白汐再次抱过天天。

      “妈妈。我自己走。”天天说道。

      白汐温柔地把天天放了下来,牵住了天天的手。

      纪辰凌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接听电话,沉声应道:“是吗?我知道了,吃完饭我过来,既来之,则安之,处理干净就好,其他事情,等我电话就好。”

      纪辰凌说完,收起了电话。

      白汐看他好像有心思,很想问他怎么了?犹豫了下,还是没有问出口,低下了头。

      “我新弄的实验室,被人放火烧了。”纪辰凌主动地说道。

      纪辰凌能主动跟她说,她很高兴。

      不管是不好的,还是好的,她还是希望能和他一起承担的,这种感觉,让她觉得,他是在在乎她,尊重她,把她当做自己人。

      “所以,他们是知道你是想要自己研究了?”白汐问道。

      “如果他们真的知道我想要自己研究了,他们不会烧掉实验室,这是一种很蠢的办法,和注意,他们应该等我研究出来后,掠夺成果,我也不觉得龙猷飞这么笨,所以,烧掉我实验室的,应该是其他人。”纪辰凌判断地说道,眼神深邃地看着前方,又微微眯了起来。

      白汐也诧异,那会是谁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