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暗恋成欢,女人休想逃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第1012章 哇,原生家庭
      ,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      第1012章 哇,原生家庭

      中午,白汐去纪辰凌那里吃饭。

      一走进办公室,她就发现气氛有些不太对劲,那些人看她的眼神,更像是等着看她做出什么行动的感觉,有点像是吃瓜群众。

      “纪辰凌在吗?”白汐问其中一个人。

      “在的,纪总正在办公室里面。”女孩回答道。

      白汐来到了纪辰凌的办公室门口,敲门。

      “进来。”纪辰凌道。

      白汐推开门,看到天天居然也在,而且,天天的脸上弄成了一个大花猫的样子,大大的眼睛很是无辜地看着白汐。

      可能白汐的出现,让她想到了什么点,嘴唇往下抿了抿,眼睛里面都红了。

      白汐立马蹲在了天天的面前,“怎么了,天天?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      “妈妈,我不想和顾凌跃做同学了,我不喜欢他,很不喜欢他。”天天委屈地说道。

      “嗯?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?”白汐耐心地问道。

      “他这个人太阴险了,他找一个人来故意阴我,老师还让我道歉,他说以后会一直针对我,而且,会找各种人来破坏我的名声,我不开心,我不想去那个学校了,我要换一个学校,我不要再见到他。”天天哭着说道。

      白汐大概明白了。

      顾凌跃那个小孩,她之前见过,很倔强,很有想法,也很偏激。

      他好像很讨厌天天。

      白汐看向纪辰凌,“你怎么看?”

      纪辰凌沉静地看着天天,“你真的想要离开吗,想要逃避吗?你的人生中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,说不定,别的学校也有,不会顺风顺水的,你遇到逆境了,应该想的是怎么样去克服,如果你只是逃避,那每次都是逃避,你是没办法成长的,顾凌跃只是一个比你厉害的人,还有很多个比你厉害的人,比顾凌跃还要厉害很多倍的人,你确定都要逃避吗?你现在很生气,很悲伤,很难过,我觉得现在的你想要的东西有些冲动和不理智,你想清楚,如果你想清楚后,你还是要逃避,转校,我帮你。”

      天天抿了抿嘴巴,看向白汐的脸色。

      白汐觉得纪辰凌说的,挺有道理。

      逃避,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,但是,做父母的,看到孩子被欺负,总是心疼,也总想帮助她解决问题。

      可有时候,碰到了,大人各种顾及,各种约束,各种想法,也一时没有比较好的方案。

      “你不是说,他找一个人故意阴你吗?怎么阴你了?”白汐柔声问答。

      “故意在我的面前摔跤,然后告诉老师,说我推的,故意把水泼在自己的身上,说因为他告诉了老师,我又故意针对他,报复他。还抓着我的手打他的脸,告诉老师,是我打他的,我根本就没有。”天天说道这里,又委屈了。

      纪辰凌扯了扯嘴角,“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做,才能破坏他的阴谋呢?”

      天天擦了擦眼泪,“我觉得我之前也做的不好,是我假装摔跤陷害他,然后他就学习到了。”

      天天叹了一口气,“我只是自保而已,原来想的是,让他知道我的厉害就不敢针对我了,没有想到他变本加厉。”

      “变本加厉是一个不错的成语,一般小朋友都不会用。”纪辰凌夸赞道。

      天天听到纪辰凌的夸奖,扬起了笑容,一扫刚才的阴霾情绪,说道:“我每次看电视的时候,遇到一些成语都会记,那样妈妈觉得我看电视有用,就会经常给我看电视了。”

      “你想到办法了吗?”纪辰凌问道。

      白汐听纪辰凌这么耐心的问,心里有种轻松很多的感觉。

      如果是她来处理,她真的会让天天转学,在她以为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能不惹事,就相互太平。

      事实上,逃避,是她惯用的。

      但是,纪辰凌是那种解决派,很多时候,他的那种方法其实更正确。

      她在改变自己,改掉身上不好的惰性。

      但是不可否认,原生家庭对小孩的影响很大。

      纪辰凌来教天天,应该比她合适。

      如果有一天,她不在了,纪辰凌也能好好的照顾好天天的。

      关键是,好像纪辰凌教天天的是,面对挫折,困境的能力。

      “爸爸,我觉得吧,肯定是我不够强大,所以才能让别人欺负到我,我应该变得更加强大,让别人欺负不了。”天天很认真地说道。

      “变强大,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需要很长的时间去做,你要解决的是,眼前的困难和困境。”纪辰凌建议道。

      “我讨厌顾凌跃。”天天嘟起嘴巴,“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讨厌的人。”

      “那是你还小,事实上,比他还讨厌的人很多,只是你还没有遇到。还有,你觉得他讨厌,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,心若不动,风又奈何,你若不伤,岁月无恙。”纪辰凌淡淡地说道。

      白汐的心,莫名的一疼,疼痛中,还夹着不安,恐慌,和她自己也说不出,猜不透,不明白的心悸。

      “她那么小,听不懂啦。”白汐说道。

      “哼,我知道了。”天天插着腰,“我就是不怕他们,我要自己想办法对付,就一个小小的顾凌跃而已,我连他都对付不了,我怎么去对付更厉害的人。爸爸妈妈,我先去洗脸。”

      天天说着,从沙发上跳下来,一个人去洗脸。

      “她脸上是怎么回事?”白汐问纪辰凌道。

      “她回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了,她应该是觉得丢脸,所以没有说,她自己知道怎么办就好,如果我们插手太多,就会养成她依赖别人的性格。反而很难有独立和完整性。”纪辰凌说道。

      白汐扬起笑容,“我觉得你说的好有道理,听你说这些,我感觉我之前教育天天的好像都是错的。”

      “你把天天教育的很好,但是你教育的东西,她也没有完全吸收,她会按照自己想要的吸收一些的,饿了吧,等她来了,我们就吃饭去。”纪辰凌说道,走到了白汐的面前,握住了白汐的手。

      “今天累吗?”纪辰凌问道。

      白汐摇头。

      “下午接到熊沧澜开始,就有一场硬战要打了,金姨要见他,我觉得金姨的心里素质确实很强,不知道他们会说什么,也不知道,会不会有什么巨大的改变和影响。”白汐担心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