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暗恋成欢,女人休想逃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第1011章 过人之处
      金姨出去了,白汐也松了一口气。

      她简单的整理了会议的内容,去会议室。

      她去的时候,邢越已经到了,还有张雨缪和周震海。

      白汐觉得邢越挺聪明的,她没说找那些人开会,他就找了关键的人过来。

      白汐坐在了对着门口的位置上,视线扫过张雨缪和周震海。

      以前,张雨缪和周震海对她多少是不屑的,但是这次橡胶事情后,他们气焰小了不少,更加的恭敬了。

      “你们手上最近有什么项目?或者,有什么项目,值得你们去跟进的。”白汐直接问道。

      周震海和张雨缪对视了一眼,又看向邢越。

      邢越低着头,假装没有注视到他们看过来的目光。

      白汐微微一笑。“我最近在看一本改变思维的书,中间有一段,我觉得很有意思,说,羊毛出在熊身上,猪买单,不知道你们对这句话怎么理解的?周经理,你先说下吧。”

      白汐直接喊了周震海的名字。

      “哦,这句话我看过,网上挺流行的,就是那个送睡衣的案例,说188的睡衣免费送,只要快递费用23元,然后很多人看150多家网上都在打广告觉得合算,就有百分之八十的人买,事实上,去掉中间商,去掉给网站的投资,厂商还是有很多利润可以赚的,那睡衣的成本好像只要8元还是10元的。”周震海说道。

      “之前有一个新闻,说网上某家阿迪达斯说假一罚十,价格很便宜,然后有一大堆人去买了,结果,收到的是三双鞋,这个新闻你们看了吗?”白汐问道。

      周震海和张雨缪再次对视了一眼。

      张雨缪说道:“这个事情有听说过,好像网上说,是为了倾销库存什么的。”

      “所以,思维决定了未来的盈利方向,我们做投资的,我觉得需要有超前的反向思维,去选定项目,做好营销策划,你们觉得呢?”白汐反问道。

      “白总说的对,这点正是我们需要向您学习的,您想好要投资哪块了吧?我回去重点排查下,看到合适的,跟白总汇报。”周震海问道,眼神不敢和白汐相触碰。

      “我觉得,未来的发展,还是在互联网上,因为太方便,太便捷,也是大多数人会光顾的地方,我们要做的项目,我希望是大多数人可以用到的,但是,是其他人还没有想到的,希望是便捷的,有用的,并且有预见性的,让人眼前一亮的。”白汐说道。

      “现在很多公司都在往医药方面投资,不知道白总你是怎么想的?”周震海问道。

      “如果很多人做医药方面,你跟着做,那是你线性思维,你没有比他们好的策划,好的资源,好的目的,好的隐性目的,只是盲目跟从,那必然会死的很惨,我们做投资的,尽量少线性思维吧,我把方向放在这里,你们觉得好的项目可以发到我的邮箱过来,既然橡胶的事情解决了,公司也该步入正轨了,你们,还有什么事情要说吗?”白汐问道。

      “那个,白总。”张雨缪开口道,“我本来不想在会议上说的,既然您问起……”

      张雨缪停顿了下,“我想要辞职。”

      白汐听了,心里还是咯噔一下的。

      毕竟张雨缪在公司那么多年,公司很多项目都是她做的。

      她来公司没多久,公司的很多项目不熟悉,公司的人也不熟悉。

      骨干走了,对她来说,会有很多的麻烦。

      “朵丽离职了,直接跟金姨说的,虽然我是CEO,事实上我来公司没有几天,我对你不了解,对你手上的业务不了解,而且,今天金姨也会在办公室里,我觉得,你想要离职,最好直接经过她。”白汐淡定地说道。

      张雨缪耸肩,“行吧,那我先走了。”

      张雨缪说完,拿了本子,直接离开。

      周震海看向张雨缪,“那个,那……”

      他也站了起来,带着谦和的微笑,对着白汐说道:“那白总,我去看看,她怎么了,晚点我把项目发到你的邮箱里。”

      周震海目光闪烁着,低着头,也走了。

      白汐看向邢越,“你怎么看?”

      邢越还是一贯的沉稳,说道:“张雨缪以为金姨会把金氏风投给她管理,但是没有,而且,这次橡胶事件,让你坐稳了CEO的位置,她心里失落,悲伤,绝望,想要离开,正常的。”

      白汐沉默着,继续听着邢越说。

      “至于周震海,橡胶是他签约的,他有了重大的失误,所以会觉得,再呆下去也没有意思,所以,也想要离开,他现在应该是去找张雨缪,问张雨缪去哪里了?”邢越判断道。

      “你呢,你有什么打算?”白汐直接问出口,

      扬起了笑容,“你是他们中最沉稳的,最有想法,也是我认为的最睿智的。”

      “不敢当,不敢当,白总真的高看我了,我跟着金姨那么多年,我年纪大了,说实话,去其他公司等于从头干起,工资也没有金姨开的高,我肯定在金氏风投的,除非不得已,我也只能离开。”邢越说道。

      白汐微微一笑,“好好干,他们都走了,我还需要你提拔人才呢,金氏风投不会倒的,即便倒了,你也清楚的,对金姨来说,不过是九牛一毛,你对她的忠诚她看得到,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      “那是当然的。那白总,你还有什么吩咐的吗?”邢越说道。

      “周震海和张雨缪如果辞职,下面的人一定会动乱,或者有很多,也会有离职的心思,毕竟矛盾长期挤压,在特定的环境下,会做出错误的判断,已经破窗,就可能会发生破窗效应。”白汐提醒道。

      “我一定要安抚好他们的心里,或许,提高薪资?”邢越问道,眉头也拧了起来。

      白汐担心的这个事情,他也预见会发生。

      白汐微微扬起嘴角,提醒道:“猪嫌弃吃的差,牛嫌弃干活多,鸡嫌弃住的环境差,不管你给猪吃再好的,牛干再少的,鸡住最好的,他们有了想法,吃再好也不觉得,住再好也不觉得,干再少也依旧有抱怨,正确的做法是,告诉他们外面有狼,每天需要十斤肉。”

      邢越被白汐一提醒,似乎明白了什么,“行,我现在去想策略和反感,下班之前跟白总汇报。”

      “嗯。”白汐站了起来,拢了拢衣服,朝着外面走去。

      邢越看着白汐的背影,不禁感叹,“这个女孩,果然有过人之处,说不定,他可以把真相告诉她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