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岑言盛璟霄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第27章
      第27章

      岑言拉着盛璟霄的手,她是那么紧张,还那么在意是因为还喜欢他的吗?

      盛璟霄根本没在意她在说什么,而是贪恋着她掌心里传来的温度,这样的触碰,曾几何时在最亲密的时刻是那么理所当然,他想念了四年,才不会主动放开。

      这人是傻了吗?

      要找都不积极一点,拉着她的手跟她一起找是什么鬼?!

      岑言意识到不是她拉着盛璟霄不放,而是这个男人拉着她的手不放的时候,人因为一个转身,一脚踩到了地上湿漉漉的地方——

      “啊!!”

      “小心!!”

      盛璟霄一个反转,他在下护着她在上,两个人噗通倒在了草堆里,飞起来的杂草像漫天飞雪一样落的到处都是。

      岑言倒不是故意把小脸给贴到了他的嘴唇上。

      四年前他们是夫妻可以这样,这要是被人看到了,不得骂她勾引别人家老公?

      岑言慌得一手按在某个地方想要爬起来,才发现这某个地方是盛璟霄的大胸肌。

      天呢。

      他怎么就这么壮呢,碰哪儿都是他的领地。

      岑言慌得跟只脸红的小兔子。

      无端被想了四年的女人主动脸颊贴上了嘴,他巴不得她不要起来,就这么和他缠在一起,盛璟霄倒是想得十分乐意,可某人已经翻起了白眼,走近过来——

      “我说好兄弟,插队抢我小白兔,还占着我的地私下交好,兄弟,你真是狗良心呢!”

      贝勒爷的脸出现在了不该出现的画面里。

      岑言的脸更红更烫了,揪着贝勒自己送上来的后脑勺的短头发,“拉我起来,我就是摔倒了而已,不许给我造谣。”

      “哦,说来听听,怎么个摔倒法?你先腿软还是他先腿软,男人腿软可不妙啊。”

      妈呀,这变态家伙又猥琐了。

      岑言知道贝勒不是真生气,他是在调侃她和盛璟霄呢。

      盛璟霄这坏男人,竟然也不解释,站起身就把她从贝勒的身边夺过来,“这两条腿刚才是有点发软,不过第三条从来不会软——”

      妈呀,盛璟霄鬼上身了!

      “今天十八号了,你们都该去拿号了!”

      岑言红透了脸,飞一般的跑了出去,“兄弟,今天是小镇精神疾病医院放假的日子,欢迎你一起进入待检的队伍。”

      贝勒笑得可坏了。

      难怪这骚包天天赖在他家里,他可都把他老底查清楚了,当初竟然没有第一任就娶了爱得死去活来的乔若凉,而是岑言这个小可爱,可莫名其妙的离了婚又娶了乔若凉,三年前,竟然又和乔若凉离了,这怎么看都是还深深痴恋着岑言的节奏!

      “兄弟,我家小言言是好女人,你要再负她,我真就不客气,一口吃了她了。”

      “你没那个机会的。”

      哇,这男人傲慢起来,还真欠两嘴巴子,“我看小言言不仅有一点点讨厌你,是十分的讨厌你,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追回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