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岑言盛璟霄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第26章
      第26章

      都四年了,也许她真的早就忘了他,过着自己幸福开心的生活,他突然出现凭什么告诉她,他对她的思念和感情,他不能再那么自私的逼她接受。

      男人也好,女人也好,要是陷入了爱里,都是口是心非的。

      岑言就不懂了盛璟霄以前那么忙,他现在是年纪大了,怎么就在农场跟住下了一样?

      听说他是来和贝勒谈生意的,但怎么看都像是老干部的退休生活,赖在这里就不想走了,他还特别喜欢来农场里瞎晃。

      贝勒的豪宅就在农场里,不好好待在香气浓郁的宅子里,这里到处牛粪,马粪的气味,才特别怡人吗?

      岑言倒没有躲着盛璟霄,只不过这个男人摆明是故意要和她“碰巧”遇见。

      看着出现在跟前的大活人,岑言只好放下手里的漏铲,“相请不如偶遇,盛先生,今天那么有缘,我们又碰巧遇见了,不如我跟你讲个冷笑话吧。”

      “……”

      “从前有个小姑娘,叫做小红帽……还有一只大灰狼……它叫……”

      “那不是童话故事吗?”

      “童话故事不能是冷笑话的吗?”

      四年没见,还是一点幽默感都没有

      算了算了,今天天气特别热,岑言本来就不耐热,拿着帽子扇扇风,“您要是不想和我说话,那我就不找话题了。”

      所以她是故意跟他讲冷笑,不是讨厌他的意思?

      那么她以前讲冷笑,都是在和他找话题?

      盛璟霄看岑言拿着漏铲就真不打算理他了,找话题这种事,虽然他并不擅长,但为了她——“为什么换了手机号码?”

      他怎么知道她换了号码?

      还一副责怪的样子,反正换不换,他又不会打给她。

      “怕你老母寻仇呀!我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可斗不过盛氏大董事长,乔小姐有你保护,我连抓根草护身都要找找周围有没有。”

      老天一定是特别赋予了岑言鱼肉盛璟霄的口才。

      男人被她呛得想要接的话一句都没有用上。

      是的,就像乔若凉说的那样,他是个迟钝的大笨蛋,一年以后,他才知道母亲不会便宜了岑言,他给她的离婚财产,她什么都没有拿到。

      该保护她的时候,他一次都不在她的身边。

      让她带着受伤的手臂一无所有的离开,还离开得那么干脆,毫不给他找麻烦。

      盛璟霄是真的想知道她这四年过得好不好,他很想告诉她,如果有困难,可以把他当作朋友,他一定会帮她。

      是她这话呛得有点过分了吗?

      盛璟霄久久没有说话,岑言觉得自己好像见着他火气有点大过了头,盛夫人对她赶尽杀绝,她干嘛要把人家的老婆拿出来说事,说起乔若凉……

      咦……

      他一直带在无名指上的那枚跟乔若凉求婚的结婚戒指呢?

      “你的戒指怎么不见了?”

      岑言紧张的一把抓起盛璟霄的手,他心口一跳,以为她猜到了他和乔若凉离婚了,她却,“你怎么那么不小心,是弄丢了吧?还记得去了农场哪里转悠,大概可能掉在了哪里?”

      就说嘛。

      盛璟霄怎么会无端端的逗留那么久在农场里。

      肯定是在意的东西丢了。

      不然他怎么会屈尊降贵来这种脏地方转悠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