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岑言盛璟霄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第25章
      第25章

      她在和贝勒开玩笑,那样的轻松,那样的熟络,完全没在意旁边的这位“陌生面孔”盛先生。“小言言,我给你介绍,这位是我的好兄弟好朋友好死党盛璟霄。”

      “你好,岑小姐。”

      璟霄怎么知道小言言姓曾?是他刚才就说过了吗?

      贝勒稀里糊涂的歪着脑袋想啊想。

      岑言笑咪咪的接过盛璟霄的大手,“你好,盛先生。”

      她就这么讨厌他,四年了,她该不会脑震荡真的把他忘了吧?

      盛璟霄在意极了,他不明白岑言见到他为什么一点点的意外都没有,是那样的自然,那样的不会尴尬,因为她已经放下了,她一点点都不喜欢他了?

      “贝勒,宅里有人电话找你。”

      “好,我就去!”

      贝勒被工人给叫了过去,偌大的牛棚前就只剩岑言和盛璟霄,原本他以为她这下就该露出不自然,甚至借口要赶快走开了,结果岑言就这么看着他,还是笑眯眯的,就像个小恶魔一样。

      “岑小姐还想装不认识我吗?”

      四年不见,才见面就恶人先告状。

      岑言摸摸挺巧的小鼻子,“也不看看是谁先装不认识的,盛大总裁你不乐意,小的我还不得配合一下?”

      这嘴几时变得这么滑头了?

      跟贝勒学的,还是怎么的,盛璟霄可不喜欢她和贝勒像,“贝勒对感情不会认真的,你要当心点,可别被人当个傻白甜了。”

      说什么呢?

      一会儿装不认识她,一会儿竟告诫她要注意身边的男人。

      “把我当陌生人还这么关心我,多谢了您了。”

      她果然没把他的话放进耳朵里,还是学着贝勒油腔滑调的。

      “孩子要了吗?”

      盛璟霄不管过了多少年,面对岑言的时候还是口拙,他为什么要去提孩子。

      他沉稳的眼底都是慌乱,岑言觉得有些好笑,其实问一下也没什么关系,关系普通的老相识随口也会这么一问的。

      “我也想要啊,可没人跟我生呢。”

      “生什么。”一颗贝勒头突然横在了两人中间,岑言哈哈笑:“生孩子呗。”

      “跟我生最好了!”

      “不准!”

      盛璟霄的手足够大,一把差点把贝勒头给掰弯了,“喂兄弟,不带这样的,你来跟我抢生意吗?小言言是我先看上的。”

      “她是我老婆!!”

      喂喂,这算是什么奇葩剧情啊?

      岑言有点慌了,贝勒更加要晕菜了,他欲哭无泪,“小言言,这不是真的吧?”

      “当然不是真的,可也不是并不是真的……”

      “到底是不是啦?!”

      “不是老婆,算是前、前老婆吧?”

      “哈,臭混球,你前老婆不是那个乔——”

      贝勒一扭头,还没把乔若凉的名字给说全了,嘴巴,不应该是整颗头都被盛璟霄捂住给绑走了。

      “给我去工作!”

      心里一万匹草泥马,这农场,谁到底是太子爷了?

      岑言看着贝勒一路扭曲的被盛璟霄拖走,还真是有点可怜。

      可他刚才是要说什么?

      乔什么?

      应该是她听错了吧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