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岑言盛璟霄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第24章
      第24章

      盛璟霄心口一直觉得缺了一块什么,他想过所有的可能性,唯独从没有去碰过他可能是爱上了岑言。

      在盛璟霄的人生里,爱情的部分,一直被乔若凉沾满,他固执的认定这辈子都不会改变。岑言发生事故后,他似乎有了那么点动摇,但他权当是对她的愧疚,因为这个女人傻傻为他付出了太多太多。

      只是她在他结婚的那天失踪了,他知道她是刻意离开。

      就像她说了,婚离了,他们就是陌生人了,陌生人就该互不联系,他选择放下心里的动摇,他用每一天和乔若凉甜蜜生活的事实告诉自己,他对岑言依旧是从没有过任何感觉。

      然而……然而他最爱的女人告诉他,他的心变了,所以是不是真的是他的心出了问题?

      那块被放下的动摇原来只是被心底的恐惧掩盖住了,他婚后的每一天不是甜蜜的,而是选择了麻木的。

      这样他才好否决自己对岑言的感情,因为他连一个电话号码都不敢拨通过去。

      他怕找不到她了,再也找不到她了。

      盛璟霄和乔若凉的个性总是风风火火,当初结婚没人阻拦他们,如今离婚也是速战速决。盛璟霄的车又一次停靠在了小公寓的楼上,那间房的灯还是没有亮起。

      一个小时。

      两个小时。

      三个小时。

      他握着手机终于拨通了她的电话,“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……再见……”

      不会再见了,她消失了,消失得干干净净,仿佛在他的人生中从未出现,哪怕只是短暂的一个秒钟……

      三年后。

      盛璟霄事业有成,产业版图已经拓展到了畜牧业。

      刚好一个十年没见的好朋友邀请他去了自己农场,他昵称“贝勒”,长相帅痞帅痞的,嘴巴也是油腻油腻的。

      他告诉盛璟霄,他牧场里有个小姑娘,那可叫做傻白甜的标配——人长得标致,笑起来还辣么甜,对人有那么体贴温柔,“虽然男人嘛,外面彩旗飘飘,家里的红旗不倒,这个小姑娘就刚刚好是我的红旗了。”

      贝勒从高中时就是老油条,倒不是他生来就那么花心,谁让女孩子都喜欢他,他小手都不用招,女朋友都断不了。

      “都一把年纪了,你也该结婚,稳稳自己的心智了。”

      “谁一把年纪了,我还老当益壮了,我就说找老婆一定要找个赏心悦目,又善解人意的,可这小姑娘,来我牧场一年半了,我追了也一年半了,她竟然不动心,还老调戏我,让我在镇上精神疾病所放假的时候去看一看……”

      盛璟霄都要被贝勒丰富多彩的表情给逗笑了。

      “这小姑娘还真是有眼光,一眼就把你给看穿了,识货呢。”

      “兄弟,有你这么拆台的吗?人家损归损我,人可好了,前阵子爆发流行性病毒感冒,我家老头子躲我就跟躲瘟疫似的,别人也都怕被我感染,就那小姑娘敢靠近我,给我送药送水,可把我感动的,从此她就成了我心头的那道白月光——请看这边——”

      走到牛棚外面,贝勒给盛璟霄指了指他的白月光所站的位置,他顺着他的指尖就看到一个把长发剪成了短发,就像个十八九岁的小男孩的……

      岑言……

      他像个疯子一样找了三年的女人竟然就藏在这里。

      盛璟霄眼神是突然火热的,贝勒还沾沾自喜,“是吧是吧,人小姑娘漂亮吧?”

      “什么小姑娘,都二十八了。”

      “哟,你这话还是不是个绅士了,姑娘家就是一百岁也是个小公主,得宠着——”贝勒说着就风骚的喊了一声“小言言。”

      盛璟霄积了一辈子的鸡皮疙瘩都要掉了下来。